番外六:來,叫爹爹

文/竤貝貝
本章字數:3662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txt下載

古月纖望著這緊閉的大門,再看著自己兩個兒子也被扔在自己腳下,氣的要死!

“哼!該死的狗東西!當初若不是娶了我,不知道你還在那個角落里呢!如今這樣忘恩負義!簡直就是愧對于人!”

她轉身去扶起自己的兩個兒子。卻不想這時候,沐王府的大門一下子被拉開了,從里面潑出來一大盆水,那水就這樣倒在他們娘兒三人身上。

古月纖忍不住出口大罵:“該死的畜牲!居然敢這樣對待本夫人!”

若是大管家還在,還沒有被自家哥哥給殺死,她的那些侍衛們依然健在,是不是一切又會變得不一樣了呢?

可是如今,她的身邊除了兩個孩子,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果然,人生變化莫測,誰也看不到前與后啊!

這么想著,她便低下頭來,去替自己兒子親手撫去那些水珠兒。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雙白凈的大手伸了出來。

“夫人,用這個吧!”

他遞來一張潔白無瑕的白色手巾。

那是林巖宇!林明月的弟弟。

此時,他的身子已經被棉棉調理好了,冥洛劃破虛空將他送回到了這里,同他一起來的還有棉棉的幾只獸獸。

當初林明月被沐昊天給害死了,就連他的母親也是死在這些家伙的手里,如今他回到這里,自然是要找他來報仇的!

古月纖望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不由得滿心疑惑。

她是不會輕易相信別人的!

林巖宇此時見到她這個樣子,哪里還有不明白的?

他笑了起來。

“夫人,不要懷疑我居心不良,畢竟你現在的境況并不比普通人好多少!”

他沒說的便是,這樣的她甚至連普通人都不足呢!

普通人至少衣食無憂,倒是到了古月纖這里,她卻什么也沒有保障。

她現在是吃了上頓沒有下頓,比起普通人,她能好到哪里呢?除了當年她見過頂級世家的那些豪門大院生活,除此之外,她還有什么呢?

古月纖如今當然也明白自己的狀況,她只是有些不甘心!

憑什么有的人可以憑借這一切,就能扭轉乾坤,改變所有的一切!

那么現在呢?

她是不是也可以重頭再來?

當然,還沒有等她想出什么,林巖宇就已經作勢要走。

見到她這樣,古月纖當然不肯放棄了。

“等等!”

林巖宇轉過頭來:“不知夫人有何貴干?”

是啊!她現在留下他做什么呢?

他和自己原本就素不相識,他會幫助自己嗎?

這么想著,她就滿心都是不確定了。

倒是那林巖宇也笑了起來。

絲毫不因為此時她的渾身臟亂不堪而輕視了她。

要知道,曾經這個女人在這個深宅大院之中,有著絕對的話語權!他現在放棄她,也就意味著她失去所有的依靠了。

這時候,林巖宇卻道:“夫人,這樣吧,我看你此時一身水,這樣會著涼的。這樣吧,我們找個地方,你有什么需求或者需要什么需要我幫助的,盡管提出來,我一定會為你解決的!”

既然他都已經這樣說了,古月纖自然不會客氣!

對她來說,這就如同一根稻草一樣,抓住了它,也就抓住了希望。

此時,她也毫不客氣,就帶著兩個孩子跟著他離開了。

林巖宇當然并沒有帶她去哪里,而是來到一家成衣鋪,替她們母子三人買下一身衣衫。

“換下吧!你的衣服都被水潑濕透了,這天不冷,但是一身濕衣服肯定也不舒服!”

古月纖見這少年并沒什么壞心,自然也快速將兩個孩子的衣衫給換好,這才開始換自己的衣服。

她的這一番行為,倒是讓林巖宇高看了她一眼。

這女人雖然不怎么樣,為人心狠手辣,也曾一心算計,但是對于自己的兩個孩子倒也滿是一心慈愛之心的。

人啊,這是何必呢?

都是父母生,父母養的!為什么對待別人就是如此心狠手辣,對待自己人就是這樣溫柔善良呢?

換個角度想想,自己在別人眼里不也就是陌生人一般的存在嗎?

此時母子三人已經換好了衣衫。

那古月纖也不笨,知道無緣無故的,這少年根本就沒有必要對自己這般好!

她道:“說吧!年輕人,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此時,她就著這成衣鋪的凳子坐了下去。果然人靠衣衫馬靠鞍!

這換了一身行頭,這女人的所有氣質都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作為大家夫人,她也曾是一方名人。

那氣勢自然也不是林巖宇這個小家子里的貧窮人家能養出來的。

然而林巖宇畢竟也是跟在冥洛殿下身邊那么久!他雖然沒有得到冥洛的親自指點,但是所見所聞畢竟比以前那個寒門子弟林巖宇要強的太多了,再說了,他的身邊還跟著幾只棉棉的契約獸獸呢。

此時,他也笑了起來。

“果然夫人見多識廣!還能猜出我的來意!不錯!我和那沐昊天有仇!”

林巖宇此時也沒有否認!

那古月纖倒是沒想到還有這一層。

“你和他有什么仇?說來聽聽!”

林巖宇微微一笑:“這事夫人聽多了恐怕不好!”

事關自己的姐姐和母親,林巖宇并不想多說。

他不想自己的姐姐在死了以后還要承受別人的罵名!

然而古月纖卻并不愿意放棄!

“據我說知,那沐昊天有吸食人血的習慣!你的年齡也不算太大,難道有什么親人朋友死在那沐昊天的手里?”

林巖宇只是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夫人,我說過了,知道太多對你沒什么好處!你只說你想不想奪回你的東西便可以了!”

“要啊!怎么不要?”

有人送上門來給自己當打手,她又有什么害怕的?

她如今什么都沒有,難道還害怕失去嘛?

“只要你愿意,那就可以!接下來,你便聽我安排便可以了!別的也莫要多說!”

說完,林巖宇就起身離去。

那古月纖勾著嘴唇,笑了。

她并不害怕失去,反而覺得在得到以后失去更是讓她更加刻骨銘心。

那沐昊天做了什么事情,她難道不知道嗎?

在她離開以后,那沐昊天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有了吸食人血的習慣!

而且,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計其數!

當年,沐王府死了幾個丫頭,鬧得人心惶惶的!后來,沐昊天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就去別的地方用錢買來那些低等奴隸或者是罪犯,又或者是敵軍俘虜。

在他的眼中,反正錢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沐族那么多年的傳承并不是說一下子就會沒了的!

俗言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對他來說,只要有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所以這些年,死在沐昊天手里的人不計其數,但是這件事至今也沒有被暴露出來,除了沐昊天的保密措施做的比較好之外,更多的是因為死的那些人在整個大陸根本就是無關緊要!

這樣的人死了也是死了!又有什么特別的呢?

所以這幾年,沐昊天才能逍遙自在地過日子。

古月纖知道這個秘密完全就是因為偶然!

當初大總管還沒有被她的哥哥打殺的時候,她就派人潛入沐王府進行一個實地查探!

沒想到,這一次卻讓他發現了沐昊天的大秘密!

原本她是準備拿這個來要挾沐昊天再割讓出更多的利益的,畢竟她想要在古月家族站住腳,就需要更多的強大力量。

然而她的計劃還沒有實施,她的母親以及小侄子就遭受了厄運,從此幸福的日子也遠離她而去了!

她被自己的哥哥嫂子給趕了出來,猶如喪家之犬!對于這一切,她自然是不甘心的!憑什么這賤人們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就她們母子卻要遭受這樣的厄運?

而且,她覺得母親的死非常不同尋常,說不得是誰在故意陷害她呢!

她把目光鎖在了二夫人身上,畢竟大夫人也是受害者!她最有希望的兒子成了傻子!

但是沒想到這件事卻又有了很大的變故!原來在大夫人兒子傻掉的那一夜,二夫人卻也被人下毒,變成了一個啞巴!

事情變得撲朔迷離!

古月家族召開了會議,大家都覺得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為古月纖的出現!

她就是一個非常不祥的人!如此這番,大家一致決定將她給趕出來!

所以,古月纖才落得這樣一個結局!

她恨!

她恨古月家族的絕情!

她更恨沐昊天當年對她的背叛!

她想要報復!

但是沒想到原本對自己疼愛有加的哥哥這一次卻折斷了自己的所有翅膀,根本不愿意再放她一條生路!

她的所有仆人奴仆都被自己的親哥哥給打殺了!

而她的左右手大總管也并沒有逃脫這樣的厄運,所以她才這樣被動。

“夫人,這杯茶水你還要嗎?不要我們就拿走了?畢竟開起門來,我們也是要做生意的!”

此時旁邊站了一個小伙計,只見他一臉不快,憎惡之色溢于言表!

他沒說的便是:夫人,你快滾吧!擋住我們小店做生意了!

古月纖自然也是滿臉不愉快!

“急什么?這茶不是沒喝完么?”

她取了茶杯,一飲而盡,這才慢悠悠地離去。

望著她趾高氣揚的模樣,小伙計自然一臉嫌棄。

“呸!什么玩意!”

這女人落到這個地步,還不愿意長記性!瞧瞧,都貓憎狗嫌到了這個樣子,有什么得意的呢?

店家卻擺擺手。

“小鐵蛋,算了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

畢竟當年正是意氣風發的古月纖作為沐族族長夫人,她自然是看不上自己這樣的小店的!

現在她已經困難成乞丐了,就算她想買也沒有銀子啊!

所以老板并不想惹下這個女人。

俗言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女人心高氣傲生活了這么多年,若是讓她不愉快了,說不得她會記仇一輩子!

人這一輩子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誰又能保證一輩子就這樣平平安安一輩子到頭呢?

見自家老板這樣和氣,小伙計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了,只得悶下頭來開始打掃衛生。

正是的!只不過一個乞丐而已,老板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這么當縮頭烏龜的嗎?

雖然嘴里這樣不愉快,但是他還是規規矩矩地開始做事了。

畢竟拿人工錢,不能讓人家老板吃了虧嘛!

這么想著,他便麻利地開始干活了。

而另外一邊,古月纖快速地走出了這間屋子。

此時,兩個孩子并不是很明白她的行為。

“娘親,我們為什么要穿這個人送給我們的衣服呢?”

古月纖笑了起來。

“宏兒洋兒啊!這個人別看著出手大方可是有求于我的呢!走吧,孩子,別想這么多了!咱們早點回去吧!”

如今,他們一家人都生活在破廟里面,那地方四處漏風,并不溫暖。

可是,他們如今并沒有地方可去,來到這里落腳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當他們回到破廟的時候,讓她沒想到的一幕卻出現了,原來,他們的東西被人給扔了出來。

古月纖當即便氣極了。

“是誰?居然這么大的狗膽!敢扔老娘的東西!”

古月纖畢竟也是嬌養著長大的,如今雖然落魄鳳凰不如雞,但是骨子里的那股狠厲還是依然存在的!

此時,她的眉鋒一掃,當即便釋放出一股子狠厲!

“是誰?有種的給我站出來!”

這時候幾個小乞丐嘻嘻一笑,便跳了出來!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族長夫人啊!不要這么暴脾氣,聽說你是被那沐昊天給休出門了?怎么他那個老東西不能滿足你啊?這樣吧,以后你跟著哥們幾個,保準讓你吃香的喝辣的!嘻嘻!”

說完那個老乞丐便伸出手來,朝著古月纖的臉蛋摸去。

被人這樣摸著一下臉蛋。

古月纖當即便怒了。

“放肆!你算什么東西?居然敢這樣放肆!是不是不要命了?”

說完古月纖便凝結了一個玄靈之力打了過去。

誰知道那老乞丐也是個有玄靈之力的家伙,此時他連忙嘻嘻一笑,便跳開了。

“喲喲!想不到這還是一個潑辣的主兒喲!居然還這么兇巴巴的!喲喲!我真是怕了你呢!嘻嘻!”

說完,他又快速朝著古月纖的方向掠去!

那古月纖沒有防備,當即便被他摟了一個正著。

兩個孩子見此一幕,頓時急了起來。

“娘親!”

“不要傷害我娘!”

那老乞丐卻是嘻嘻一笑。

“放心吧,兒子們。你們以后就是我的兒子了,我正缺你娘這個媳婦,怎么著,也要娶了回來,不是?”

“兒子們,你們乖乖的,我保證不傷害她,來,叫爹爹!”

此時,古月纖終于知道怕了。

n.skbbqkan

(快捷鍵 ←)上一章:番外五:兩女之戰返回《妖孽殿下的棉花糖》目錄下一章:番外七:真相(快捷鍵 →)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