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番外十一:銀雀兒

文/竤貝貝
本章字數:3522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txt下載

天空已經開始漸漸變暖了。

自從棉棉和冥洛成婚以后,她就越來越少的時間見到自家小姐了。

其實,從上一次小姐被磕破腦袋以后,她就已經發現自己的小姐變了樣子。

雖然她變得膽大了,但是同樣也變得不再事事依靠自己了,這讓她有些莫名的憂傷。

畢竟她和自家小姐一直就這樣無憂無慮地長大,小姐的幸福也就是她的幸福。

當有一天,小姐變得不再事事依靠自己了,她就會覺得心里無比失落。

覺得自己不被人需要了。

娘親和夫人的死,讓她心里滿是仇恨,同時又讓她變得無比堅強起來。

小姐這時候陰差陽錯卻成為了丹器宗最年輕的師祖,她覺得這就像是做夢一樣。

最后,她和顏韜一起成為了同門師兄妹。

說實話,她非常不喜歡顏韜的!因為這個家伙除了和自己吵嘴,和自己抬杠之外,好吃懶做,偷『奸』耍滑!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姐怎么會收下這么一個家伙作為徒弟!

可是小姐決定的事情,并不是那么輕易便能將其改變得!她和顏韜更是兩看生厭,越看越覺得對方可惡。

偏偏因為小姐,卻將他們牢牢拴在一起。

小姐的『性』子活潑跳躍,而且又隨遇而安!她沒心沒肺的樣子自然和那些大家姑娘非常不同!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姐,卻給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和顏韜也是在日常的相處中,發現對方心里的那些善良和單純。

她也慢慢地改變了自己心底對他的那些看法,喜歡上了他的天真和美好。

“小姐,我要和他在一起!”銀雀兒找到棉棉的時候,便是如此這番想著。

棉棉沒有想到銀雀兒有一天會這樣大膽,她的小銀雀兒終究是長大了。

可是顏韜那家伙雖然看起來非常活潑跳躍,倒是骨子里卻對自己生活充滿了不確定『性』。

她如何能放心地將銀雀兒交給那家伙呢?在她的心里,銀雀兒就像是她的姐妹們一樣。她自然是希望,她的這位小姐姐能快樂一輩子。

小時候,她吃著『奶』嬤嬤的『奶』長大,銀雀兒也比她大不了多少,其實,銀雀兒就是她的姐姐一般,并無二樣。

她對銀雀兒也如哥哥一般,覺得那是她的親人。

而且,女追男隔層山,男追女隔成紗。

顏韜那家伙雖然是她的小徒弟,但是她并不放心把銀雀兒教給他。

棉棉很惆悵。

冥洛自然也是很心疼。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但是她也總不能讓自己快樂了,不讓銀雀兒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吧?

見自家娘子愁眉苦臉。

冥洛自然也萬分心疼,干脆叫來了閔九侍衛,以及極少出現在他們身邊的幽冥界暗衛。

他一身紅衣風華絕代,但是說出來的話語,卻直接讓閔九等人一個趔趄。

因為他們的冥洛殿下道:“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去追銀雀兒!誰沒有追到她,誰就去幽冥谷受罰!”

要不要這樣?殿下?眾人滿心凌『亂』了。

受罰什么的不重要,問題是這個荒唐的決定讓他們覺得自己追不到女人很受傷啊!

冥洛殿下才懶得去想那么多的假如如果。

此時,冥洛才不會管她們樂不樂意,直接把他們趕出去了。

反正天大地大,媳『婦』最大!

他的小妻子都不高興了,他這二十四孝老公自然要讓媳『婦』笑顏如花才對。

當然,他做這些的時候,當然是背著棉棉的。

第二天,棉棉倒是非常奇怪地看著冥洛殿下的那些小侍衛們進進出出的,跟在銀雀兒身邊大現殷勤。

棉棉感到非常奇怪。

“他們這是怎么了?怎么總是圍在銀雀兒身邊呢?”

冥洛笑了起來。

“娘子,你這就不知道吧?人啊,總是會有許多危機感的!這一次,他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銀雀兒,都愿意一心求娶呢!我覺得這樣挺不錯的。娘子你想啊,他們嫁給我們自己人,是不是比嫁給顏韜那混小子強多了?”

棉棉總覺得這話有些不對。

她滿臉懷疑地望著冥洛殿下。“你確定這中間你沒『插』手什么事?”

冥洛自然是無比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那是自然!娘子。你想想啊!我是什么人?怎么能和一般人相比呢?你的小丫頭就是我的小丫頭,你的小姐妹也是我的小姐妹。銀雀兒在你的心中就是你的小姐姐,在我心中也不就是親人嗎?我怎么會坑了自己的親人呢?”

棉棉一想,倒似乎也是這么一個理!但是,她還是不太相信冥洛,看他無辜地擺擺手,她也只得作罷!

罷了!任誰贏的了銀雀兒的歡心,到了最后還不是要她來把關嘛?

而另外一邊,銀雀兒這幾日倒是滿心疑『惑』。因為他們跟在自己身邊,一會兒噓寒問暖,一會兒又知冷知熱,什么都不讓她做了。

瞧瞧。

“銀雀兒姐姐,你是不是餓了啊?我這里已經為你做好了燒雞和紅燒肉,味道可好了!”

“銀雀兒姐姐!你是不是渴了?我這里剛剛扎了果汁!冥朗小殿下可喜歡喝了呢,銀雀兒姐姐,你要不要也來一些啊?”

“銀雀兒姐姐!你穿這衣服太漂亮,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美麗得女子。我感覺我的小心臟都要炸裂了!怎么辦?銀雀兒姐姐,要不然你就嫁給我吧,我保證會給你幸福!”

“銀雀兒姐姐!……!”

銀雀兒被他們包圍在中間,入眼的并不是滿心的感動,而是滿心的恐懼。

媽呀!這是什么情況?冥洛殿下的這些侍衛莫不是瘋了吧?為什么一個勁兒地對自己好呢?

瞧著她如避蛇蝎的樣子。閔九侍衛不由得呵呵一笑。

“這些笨蛋!”

他們還真以為銀雀兒是那樣眼皮子淺薄的女子啊?以為幾個糖葫蘆就可以哄走啊?

從他們認識這小丫頭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這小丫頭其實非常聰明伶俐!而且非常善良大方!

她和她的主人一樣,看起來雖然隨遇而安,但是內心卻比誰都堅強。

當初她們在那個又破又『亂』的院子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也時常遇到他們主仆兩人,那時候,很多事情都是這個小丫頭在拿主意!她也是滿心為她家小姐做打算的。

只是后來,棉棉換了『性』子,銀雀兒這丫頭又遭遇了那樣的變故,她變得比誰都更加勤奮練武。

她曾想著手刃仇人,將其千刀萬剮!

但是后來,當她有那個實力的時候,她卻甘愿放棄了那個機會。

她說:“手刃仇人并不就會讓他們得到懲罰,也不會讓自己快樂。我想要的,其實也就是娘親活著而已。”

或許是因為她的漂亮最終得到了福報,最讓她欣喜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他們居然在那個玄荒之戒中發現了『奶』嬤嬤和夫人的殘破魂魄。

“娘親!”

棉棉和銀雀兒自然是欣喜若狂!

這對她們來說,比任何東西都要寶貴!

冥洛殿下也是震驚不已:“她們的魂魄按理說應該已經消散在六界之中了,沒想到居然還能聚集這么一小縷!這真是一件特別振奮人心的事情。”

幻姬仙靈對此倒是非常理解的。

“如果你這么想那就大錯特錯了!這玄荒之戒中有非常強大的玄靈之力,這股力量不但對活人有益處,而且對那些魂魄不全的人也極有用處。”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玄荒之戒可以滋養魂魄?”棉棉頓時震驚不已。

“不錯!當年我自己就是只剩下一具白骨,但是因為有這玄荒之戒,所以我才能這樣繼續存活在這個天地之間。至于你的『奶』嬤嬤和娘親,她們死亡的時候已經被你快速移進來了,其實這個魂魄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在這個玄荒之戒中得到保存。”

這對棉棉和銀雀兒來說,自然是最大的安慰了。

沒有什么比經歷死亡又獲得重生更讓人覺得幸福的事情了。

銀雀兒愿意放棄一切,只求自己娘親的復活。現在她已經得償以愿,自然愿意放過沐悅等人了。

這些時日,顏韜自然也是瞧見了銀雀兒身邊的那些人。

在銀雀兒提出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當即便有些怔住了。

他從來沒有過家,也沒想到有人愿意和自己組建一個家,當他聽到這話的第一反應便是:這姑娘莫不是來哄我,拿我開心的吧?

畢竟自己長的也不是非常出『色』,也沒有什么強大的家世,更沒有什么絕世本領。

他這樣一個平凡的人,怎么會惹小姑娘的喜歡呢?

所以,接下來的好長時間,他都是躲著銀雀兒的。

銀雀兒其實在說出口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各種各樣的結局。

她想過萬千可能,唯獨沒有想過他會避而不見,選擇遠離自己。

她后悔嗎?自然不后悔的!

人這一輩子,總要為自己過一次!她和顏韜在日常相處中,她覺得他渾身都是那種對生活的喜愛,對人生的樂趣。

而他所擁有的,正好就是她所欠缺的東西。

所以她不后悔自己的行為。

但是,當他好幾個月都對自己避如蛇蝎,她又有些不確定了。

難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那樣不堪嗎?難道她真的一點作用都沒有嗎?

她開始陷入絕望之中了。

這一日,冥朗吵著要吃糖葫蘆了,閔九拉著他去買糖葫蘆,在路上遇到銀雀兒的時候,冥朗便把銀雀兒一起拉傷了。

因為棉棉懷了身孕吐的非常厲害,身體也消瘦了很多,整個人疲憊不堪,這可把冥洛心疼壞了。

兩人的靈力都沒有那么充沛,所以冥朗又成了可憐的。

不過好在有了閔九和銀雀兒的陪伴,這又讓他覺得倍感安慰。

“幸虧有了你們,要不然我爹我娘根本就不記得自己還有我這么一個小可憐了。”

聽到這話,銀雀兒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不是很想要一個弟弟妹妹嗎?這一次,你達成所愿是應該高興才對!”

冥朗眨巴眨巴眼睛:“雀兒姨姨,我可沒有我不喜歡弟弟妹妹喲!我只是覺得我爹爹和娘親不喜歡我了!以后他們是不是也不會疼我了?”

這是一道要命題!回答不好,這小冥朗或許就又鉆進了牛角尖,拔都拔不出來!

此時,只見銀雀兒低下身子,將他拉到自己身邊。

“小寶貝,你怎么這樣想呢?爹爹娘親有了弟弟妹妹,但同樣也是很疼愛你的啊?你想想啊,在你還沒有出生之前,爹爹娘親是不是很疼你?有了弟弟妹妹之后呢?你是不是有了小伙伴陪你玩?”

“而且,小寶貝,你看咱們沐陽舅舅啊!你的娘親是不是非常喜歡哥哥呢?小寶貝,以后你肯定比沐陽舅舅還要厲害,對不對?所以,以后你的弟弟妹妹只會非常喜歡你的。這樣的日子很多人求都求不來呢!”

“咱們別的不說吧!你看雀兒姨姨和閔九叔叔是不是就沒有兄弟姐妹?你看我們多可憐啊!都沒有人愿意疼我們,愿意和我們做伴!”

冥朗左右看了他們一眼。

“雀兒姨姨,你為什么喜歡顏韜叔叔呢?我倒是覺得閔九叔叔不錯!他平日里對你也挺好的啊!”

此時,閔九正拿了一串糖葫蘆遞給銀雀兒,聽到這話頓時尷尬不已。這拿出手的糖葫蘆拿回來也不是,送出去也不是。

怎奈,那銀雀兒卻輕車熟路地將他手里的糖葫蘆給取了過來。

畢竟以前,冥洛殿下最喜歡給小姐買糖葫蘆的,這跑腿的家伙自然是這閔九小跟班。

她作為小姐的貼身丫鬟,這吃人糖葫蘆的事情那是習慣成自然,沒什么別扭的。

她此時聽到冥朗這話,不由得笑了,取了那糖葫蘆便笑著敲冥朗的頭。

“你這小鬼頭,咱們現在正說你的事呢!怎么又扯到我的身上來了?”

冥朗此時卻已經不糾結爹爹娘親疼不疼次的問題了!此時,他倒是覺得有人陪伴自己長大甚是不錯。

倒是雀兒姨姨這里,他覺得很重要。既然是要攜手渡過一聲,為什么不找一個疼愛自己的人呢?

“雀兒姨姨!我真覺得閔九叔叔不錯,要不然你考慮考慮他唄?”

閔九聞言,自然也是屏住了呼吸。

“殿下,你在胡說什么啊?我和你的雀兒姨姨怎么可能呢?別『亂』點鴛鴦譜了?”

銀雀兒也點點頭:“沒錯,我們是不可能的!因為太熟了不好下手!”

閔九當場便一個趔趄倒了下去。

這算是什么回答?這該死的死丫頭嘲笑自己兔子想吃窩邊草嗎?他閔九是那樣的人嘛?

這么想著,閔九便生氣起來了。

此時,銀雀兒吃完了一個糖葫蘆,正要去拿另外一個。

閔九居然閃身離開了。

“我們不熟!”

(快捷鍵 ←)上一章:第328章番外十:沐族的結局返回《妖孽殿下的棉花糖》目錄下一章:第330章番外十二:閔九(快捷鍵 →)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